亚马逊网站刊载苹果手表主题性爱小说_小说综合排行榜_乱伦的小说最新章节_历史军事小说_什么是回体小说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小说 > 正文

黄色短篇小说 (豆瓣) - site.douban.com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11-15

关键词: ┊阅读:次┊

05年5月6日,男Z与他的女友女C在二教前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男Z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为人敏感,在上大学之前还从未牵过女人的手,纤细的声音和苍白瘦削的脸颊一度让人以为他是个同性恋。女C是他在网络上认识的,并不漂亮,但有美丽的头发和高傲的神情。纠缠在他们爱情之间的是永不休止的猜疑和争吵,不过这次争吵尤为激烈,女C狠狠扇了男Z一个耳光,男Z嘴角略微抽动了一下... 1.杀害女友的男Z05年5月6日,男Z与他的女友女C在二教前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男Z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为人敏感,在上大学之前还从未牵过女人的手,纤细的声音和苍白瘦削的脸颊一度让人以为他是个同性恋。女C是他在网络上认识的,并不漂亮,但有美丽的头发和高傲的神情。纠缠在他们爱情之间的是永不休止的猜疑和争吵,不过这次争吵尤为激烈,女C狠狠扇了男Z一个耳光,男Z嘴角略微抽动了一下,面无表情。迥异于K大的其他帮派,这个发起于“人文学院”,由清一色女人构成的帮派,显现出了女人特有的妖媚和蛮横的气质。她们既举办过轰动一时的肮脏美学展,又因为姐妹的感情问题而对男人大开杀戒。她们平时依靠逼迫男人做鸭和收取保护费维持开销,她们鄙视妓女,鄙视男人,但却受到了其他男人社团的尊重,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两年前的XXC首领自杀事件。无论是刚从按摩院回来,带着精液和梅毒气息的性交犯,还是昨晚与人拼过刀子,手臂上的伤口还隐隐疼痛的英雄,无论是患有鼻炎、肺炎、肠胃炎、便秘,喜欢听摇滚乐和看日本AV的小青年,还是平日里在课堂上喜欢吹牛和占女生小便宜的不良教授,也许都参加过这场激烈的战争,即使没有参加,也一定见过或者听说过。这场被人们称作二十年难遇的大火并前后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主楼前的大柱子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这次火并让真正的英雄死去或者成名,让懦夫羞耻,它涉及了五个势力强大的集团,不分彼此,胡乱开火,鲜血将主楼前的广场弄得血迹斑斑。正如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可能导致大西洋上的一场风暴一样,这次火并的起源却只是学校内网由男W发布的一系列种族歧视言论,它引发了激烈的争吵,争吵激起了仇恨,各个帮派、甚至帮派内部都在不分你我的辱骂,最后这辱骂终于升级成为了战争。在主楼前这个没有任何掩体和藏身之处的广场上,大家用子弹捍卫自己的尊严,一些人倒了下去,另一些人活了下来。事后人们在广场上一共找到十三具尸体,另外有七人在医院或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去,受伤的人不计其数。可令人愤懑和不齿的是引发这次事端的男W并没有出现在火并现场。第二天,他被五个社团的人联合处决,身中二十三枪,弹壳堆在他的脸上,表示对死者的侮辱,同时,五个社团签署了停火协议,试图恢复以往的友好和合作关系,重建K大地下秩序。 最后更新 2015-12-31 15:58:16 推荐 展开 高速公路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天色晚了,A坐在车上,先点燃一支烟。朝窗外看去,风把路边的树吹得东倒西歪,看起来要下雨了。A打开车窗,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出车外,接着他发动汽车,驶上公路。汽车走到缓冲带的时候,A没有减速,车轮从缓冲带上碾过,很厉害的颠了几下。A摸索着打开车上的音响。音乐响起,是李斯特的钢琴曲。外面很冷,行人裹着大衣瑟缩着前行,一个醉鬼摔在路边上,A把车开到醉鬼身边,摁响喇.. 天色晚了,A坐在车上,先点燃一支烟。朝窗外看去,风把路边的树吹得东倒西歪,看起来要下雨了。A打开车窗,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出车外,接着他发动汽车,驶上公路。汽车走到缓冲带的时候,A没有减速,车轮从缓冲带上碾过,很厉害的颠了几下。A摸索着打开车上的音响。音乐响起,是李斯特的钢琴曲。A打开车窗,向车外吐了一口唾沫,从汽车的杂物架上摸出一支烟点燃,接着放开方向盘,把身上的卡其色外套脱下来,扔到副驾驶座位上。这时候他听到从后备箱传来扑腾扑腾的响动,他没有理会,继续往前开。A掀开后备箱,里面摆放着一辆折叠式的平板车,平板车上有一个麻袋,正在蠕动,A用铁钎狠狠地往麻袋上敲了几下,麻袋恢复了安静。A索性把收音机关掉,现在,他把车速减了下来,低下头,往车窗外查看。后备箱又开始发出声响,A把车灯熄灭,再次把车停在路边,前面是一个转弯处,A穿好外套,A费劲地把麻袋搬出来,搬运过程中,铁钎摇摇晃晃地掉在公路上,发出铛的一声脆响,A捡起铁钎,重新在麻袋上插好。接着他又将折叠式平板车从后备箱里取出来,将麻袋放在平板车上,推着车往前面走。A回到车上,从后座拿出一只小马扎,他拿着马扎慢慢踱到转弯处,轻轻翻过高速路的护栏,将马扎在地上放好,A坐在马扎上,又点燃了一支烟。A看到后面暂时没有车辆,就走到麻袋前,麻袋被压得有些瘪,A用手解开麻袋上的绳子,里面的人头部已经有些扁了,A动了动他的手,手像没有任何关节与他相连一样。A将麻袋的绳子重新系好,回到了路边。A又走到麻袋边,血从麻袋上流出来,把一小块面积染成了红色,A解开麻袋的绳子,鲜血和脑浆涂在麻袋内壁,肠子正从体内流出来,A捏着麻袋的底部往上提,尸体从麻袋里跌出来。A回到自己的车上,从车里拿出一大块泡沫塑料,这时候一辆雪铁龙从他身边驶了过去,A回头看了看,看到雪铁龙在尸体前面停下来。A放下塑料,快步往雪铁龙走去,车门开了,一个穿藏蓝色衣服的中年人从车上走下来,A攥紧铁钎,走到中年人身后,悄无声息地把铁钎插进中年人的身体里。等东风开走后,A回到尸体旁,两具尸体头和身子都已经被分开,有些破碎的器官洒在公路上,有些看得出来是大腿,有些是手臂,还有的认不出来。A满足的走到路边拿起马扎,回到车里,他打亮车灯,发动起车,往尸体驶去。车在尸体上停下来,A倒了一下车,又驶上尸体,来来回回倒了四五次之后,A打开车门,一股浓烈的腥味扑上他的鼻子,他捏住鼻子,这时候车下只剩下一堆破烂,轮胎被血染成红色,沾着一些脂肪。“对,其实很多经典老歌都非常不错,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代表了一段记忆,代表了一段岁月,岁月飞逝,但其实有一些记忆是会恒久不变。”“哈哈,你什么时候变得像个诗人了,我们还是不要多说了,一起欣赏这首老歌吧。” 最后更新 2015-12-31 15:57:10 推荐 4人 展开 性虐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糟透了,简直糟透了。”我双手握着面前的杯子,不住地摇头,我的心情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糟过,事实上,我这几天心情一直都这样,活像一支整场一球领先却被对手在补时连进两球的足球队。男X呢,你猜他在干嘛?他在仔细研究他面前那杯酸梅汤,他把杯子端起来,瞅了半天,把它放下来,过了一会儿,又端了起来。他在找什么?他想在里面找出一根发光紫色二极管吗?终于,他目光从那杯该死.. “糟透了,简直糟透了。”我双手握着面前的杯子,不住地摇头,我的心情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糟过,事实上,我这几天心情一直都这样,活像一支整场一球领先却被对手在补时连进两球的足球队。男X呢,你猜他在干嘛?他在仔细研究他面前那杯酸梅汤,他把杯子端起来,瞅了半天,把它放下来,过了一会儿,又端了起来。他在找什么?他想在里面找出一根发光紫色二极管吗?他指着自己的耳朵,“你刚才没听到吗?我明明让她在里面加冰块的。”他又开始瞅那杯酸梅汤,然后把杯子拿到鼻子前嗅了几秒钟,“但我闻不到一丝冰块的味道,她根本没有放任何冰块,这杯酸梅汤居然这么烫,我倒是怀疑她干脆把它放进锅里用武火熬了半个小时。”我对眼前的一切烦透了,我不耐烦地说:“我没有听到,我就没有听到,何况这只是一杯酸梅汤,天知道,现在是十二月份,只有像你这种脑子里长满了……”我一时想不起合适的词语,这让我更加腻烦,“随便什么,也许你脑子里全是北极熊,也许是一台无氟冰箱,也许他妈的别的什么,总之一个正常人绝不会在这个寒冬腊月点一杯加冰的酸梅汤。”他突然诡异地笑了,他摇着头,讷讷地说:“你不懂,酸梅汤一定要加冰的,不然……”他把下巴抵在桌子上,透过酸梅汤看着我,“否则你将领会不到它丝毫的魅力。”我突然一句话也不想说了,我使劲地把手插进兜里,掏出一包红塔山,我拿出一支。虽然我是那样的生气,但是我的表现简直就像见义勇为人士,因为我在犹豫了几秒钟之后,将手里那支烟扔给了男X。谁知的男X把烟又还给我,说:“这玩意儿我已经戒了,它绝对没有半点好处。”他用手捂住心脏的位置,“过去我抽烟的时候这里痛得厉害,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好了。”他又用看绝症病人的眼神看着我说,“我劝你也戒掉它,它就是魔鬼,如果女人是魔王,那香烟一定是魔界中的二号人物,毫无疑问。”他端起杯子进行了表演,而最让我感到难以置信的是,他的表演征服了我,我敢说,绝对没有人能像他那样把酸梅汤喝得那么漂亮。“听着。”我用我所能达到的最严肃的语气对男X说,“我现在想找个人聊聊,我最近过得真的糟透了,听着,别看你面前的酸梅汤了,它不会变成仓鼠溜掉,现在听我说……”说到这里,我突然又觉得索然无味了,我知道我会说出什么话,那些话我已经对我自己说过无数遍,而且我知道,当我此时此刻把那些话说出来之后,事情也不会有他妈的一丁点好转,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他妈简直看透了。但我努了一把力,终于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听着,绝对不会有另外一个人会比一个内心已经老得快要瘫痪却还在做青春文学编辑的人更糟了,这是天底下绝顶糟糕的事。它甚至比你把屎拉在裤裆里,然后规定你必须在裤裆上坐三个小时不准起身更糟。”我被自己的话感动得快要哭了,我觉得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说出了我心里所有最悲伤最难过的事,我想拥抱我自己,我想狠狠地拥抱我,往我的钱包里塞上几百张钞票。男X用严肃到不能再严肃地表情,对我举起食指,一边摆动一边说:“首先,我绝不会让屎拉在裤裆里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这个人对于清洁并不偏执,但是……”老天,他的表情真的太严肃了,“我很讨厌屎沾在裤子上,一点点也不行,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当然,我只是假如,我始终还是不相信有一天我会遇到这样的事,但假如我遇到了,我一定会立刻脱掉我的裤子,包括内裤,我会脱得一干二净,谁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就是不能容忍屎掉在裤裆里。”“我想了想,”他重新抬起头看着我,“我想对刚才的话作一些修正,其实,我很仔细地想了想,我并没有那么讨厌屎,但是,如果是掉在裤裆……”“够了!”我发疯了,我把杯子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他显然被我吓了一跳,但我就是掩饰不住我的怒气,我真的疯了,这段时间我已经积累了大概有几百斤的怒气,我要把它们全部发泄出来,我已经憋够了,在这个绝望的世界里,我根本不能找到丝毫的存在感,但我至少有权利拒绝听我对面的人对我大谈特谈如何面对屎掉在裤裆里这样的问题。是的,这个问题的确是我最先提出来的,但是,妈的,我真的只是把它当作一个例子而已,只是一个最最普通的例子。我想我一定拥有了这个世界最强的个人意志,即便是在达到性高潮的时候,我的个人意志也会从床垫上跳下来,他会对我说:“加油,加油,但是你现在看起来很用力的样子真他妈可笑。喂,有一缕头发掉下来挡住眼睛啦,就那么一缕,太滑稽了。”我的个人意志就是这样,它永远出现在错误的场合,对我永远是嘲弄、羞辱、砍杀。男X也许也被我吓到了,他伸出一只手握住我的手,对我强挤出笑:“喂,别忘了咱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只是来找乐子不是吗?别谈什么人生啊理想啊世界这样的问题了,放下这些吧,我们只是网友不是吗?而且,我们竟然都喜欢性虐待,这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男X似乎想起了三月的晚风或者一朵盛开的玫瑰之类的美好之物,他提高了声音:“想象一下咱们今天晚上将要度过的美好时光吧,这将是我们生命里最难忘的一天,我会用鞭子狠狠地抽你,而你会把蜡烛滴在我的肚子上,想想这美好的一切吧,我们会觉得命运是公平的,不是吗?我们体会到多少人从来也没有体会过的快乐啊。”“好了好了。”我拍拍他的手背,示意我已经没事了。但是他似乎完全没有控制自己情绪的打算,他越来越兴奋,他拉开旁边一个双肩包的拉链,天啦。他竟然掏出了他所有的道具,他把鞭子、低温蜡烛、狗环什么的全部掏了出来,堆在桌子上,我想他一定是疯了。当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什么也掏不出来之后,他就看着眼前这一堆物件,像是一个老农民在看结满柿子的柿子园,眼睛里射出狂热的可怕的光,他用刻意装出压低但其实没有丝毫压低的声音对我喊道:“你看啦,这些全是我们的,这些都是快乐的源泉,我们就要成为我们世界的国王、公主、奴隶、骑士了,你没有感觉到吗?这个世界是属于我们的。”“行了,行了。”我站起来,走到他那边,背对着众人,一边把那些道具重新塞回双肩包中一边目光四处打量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答案很令我沮丧,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
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餐饮加盟项目
  • 快餐厅加盟
  • 澳门现金赌场
  • 凤凰传奇新专辑尚未
  • 上海注册公司
  • 国际期货
  • 北京seo外包
  • 窗帘
  • 代孕
  • 上海教师资格证